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制书直播从“倒贴”客户到与COACH跨界合作感受广煜的“飞驰人生”

2020-11-20 11:04 | 未知 |
我要分享

1977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A Black Cover Design合伙人和艺术指导,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他是中国第一位在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Tokyo TDC年赛中获奖的设计师,作品亦曾荣获英国设计与艺术指导协会(D&AD)年鉴奖、香港设计师协会环球设计大赛金奖等众多奖项。本次直播,他将讲述近五年来创作的与艺术行业相关的书,表达对“书”这一载体的理解,分享对纸张和印刷的实践。

70后的广煜是个典型的北京大男孩,说话耿直,精力旺盛,天蝎座固有的执拗自然也不缺。他把设计当成职业,也当成细心呵护的爱好,对没有感觉或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客户,他的选择是不做,而对于自己认为足够好的项目,他宁可往里倒贴钱,也要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在前期沟通的时候,我们就感受到了广煜的直率:录预告太麻烦了;直播连线预测?免了吧,我家里信号很好……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个性格有点古怪不太好沟通的艺术家,可采访后发现,他其实特别好玩,不拘泥于形式,却又坚持自己的原则,就像他的设计作品一样,灵活、直接,条理分明。

在广煜看来,一个人的出身决定了他设计的东西是否优雅。童年时的他喜欢在院子里玩花、动草、抖蚂蚁,或者蹲在地上用石头画画。对绘画的热爱让他选择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并在毕业后开启了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气质就是生活经历的映射,而我就是北京胡同的气质,廉价、平易、直接、狡猾、真实,我的设计也是这样。“他总结道。

2018年,广煜和Nod Young为深圳设计周的AGI CHINA展览设计的海报,用了AGI的谐音“哎鸡唉”,诙谐有趣。

他坦言自己年轻时对人生并没有什么规划,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价值,反而很少去计较什么样的投资时间要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就是竭尽全力保证每个项目朝着好的方向走,不轻易放弃:“每一个小单都会积累经验,沟通经验、印刷经验,甚至是失误的经验。”

不到30岁,他便凭借《N12 No.1》获得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国际性设计年赛——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TOKYO TDC)非会员组大奖,成为中国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设计师。

看起来廉价的纸张,封面铝箔烫金,不对齐的编排,整本书散发着“暗沉的青春色”。如此“粗糙”的冷处理,似乎就是广煜最早期的风格——简单粗暴,表达着凌乱而斑驳的情绪,又很会撩人。

之后的他一路高歌猛进,多项作品获得海内外设计大奖。从2004年开始,他先后创立米未(MeWe)设计联盟、吐毛球设计工作室、獾和出版社...2015年,与Nod Young创办A BLACK COVER DESIGN(简称“ABCD”)平面设计工作室。

每个人都有放松的愿望,但愿望本身就是一个沉重的东西。所以,真正的放松应该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事物。ABCD把日历直接做成泳池,在使用者的桌子上放一个泳池,就是一个泳池,它不传递任何其他的内容。

网络上有后辈向广煜请教怎么建立工作室,需不需要打造个人影响力,他回复了五百多字的一段话,凭自己的经历和感触,劝导后辈要珍惜每一单。小到一张名片、一个信封都要认真设计,因为影响力靠的就是这种积累:“珍惜自己每一次的机会,珍惜自己的时间。不是天才也能通过积攒小价值产生大价值。”

今晚广煜的直播课主题是“我的设计艺术项目”。他将讲述近五年来创作的与艺术行业相关的书,表达自己对“书”这一载体的理解。和艺术行业的人打交道多了,有媒体问他:“艺术圈的甲方跟其它行业的甲方有什么不一样?”广煜回答:“要么特别事儿逼,要么特别不事儿逼,走两个极端。”

话虽这么说,但和广煜有过合作的,大多都是与他气质相符的客户,当中的大咖不胜枚举,最典型的就是日本著名平面设计师仲条正义。

现年87岁的仲条正义,人称设计老顽童,他的设计打破墨守陈规,总是流露出小孩子的古灵精怪,这一点与广煜的性格不谋而合。

受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委托,广煜为仲条正义个展“饮&呕吐”设计展览画册。他将自己对仲条正义的理解,转化为情绪输出:“扑面而来,简单直接,粗鲁生猛,有股来自‘市井’的霸气。”

画册的封面交错使用金银两色的锡纸,大胆又简单地传达着时代气息,它脆弱、廉价、粗鲁,直接。仲条正义本人很爱抽烟,锡纸的使用正贴合了香烟的包装纸。

除了平面设计师和书籍设计师的身份外,广煜还是一位策展人、评委,去年他更以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参与了奢侈品牌COACH推出的“中国艺术家合作系列”。

广煜在与蔻驰的新品合作中,提供了类似顽童式的涂鸦恐龙和大嘴双C图案。它们看上去很像出自小朋友之手,也代表了一种自在随性的都市生活态度。

如今,广煜已是设计界大咖级人物,他不追求“权利”和“精英”,还保留着一点少年心气的“不懂事”。他坚持用新的思路和设计方式来对待每一个项目,这也是成立ABCD工作室的“灵魂”——为“合适”寻找任何一种可能性,也欢喜于“合适”所一次次带来的兴奋与收获。

LIVE!制书实线岁时就下决心要成为艺术家,当初是怎么树立这个理想的?

广煜:每个人擅长的沟通方式不同。用音符去表达情绪的成了音乐人,用文字去表达的成了作家。我16岁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可能是从小画画的经历加上年轻的冲动,让我有了一种错觉——“我得做艺术家,没有为什么”。回忆起来也挺美好。

广煜为艺术家郭鸿蔚设计的画册,今晚直播间将送出这本书,附有设计师的亲笔签名哦。

广煜:书籍设计太有趣了。它是一个连接阅读的载体,篇章和信息层级之间各有关系,内容量大、需要图文并茂,要把每一层逻辑捋顺。印刷、纸张、装订、开本...这一切都围绕着内容展开,设计者可以在里面埋很多条线,我很享受。

ABCD工作室的“猫书”,除了“小白”的影集外(注:小白是和广煜一起生活16年的黑猫),还有合集,收录了很多人关于猫的作品。

3. 您说曾经“倒贴客户”,可以说一下具体经过吗?作为打工人的我很感兴趣!

广煜:在设计这件事上,我的身份有时是服务提供者,有时是消费者。通常情况下客户付费购买设计服务,有时候设计方案我非常满意,可客户预算有限,我又对最佳效果有执念,那我就会考虑把设计费放到制作成本里去。“倒贴客户”和“免费设计”都是一种说法,事实上我并没有钱或时间上的损失,我只是把它们“消费”在对设计的爱好里了。

4. 回首看那个时期的经历,对比今天的状态,会不会觉得现在比当初更快乐?

广煜:到现在我也经常免费做设计。如果朋友捉襟见肘,而项目本身又很有趣、自由度很高,我就会很乐意参与。

小时候觉得遇到与客户有争论的情况很麻烦,现在我觉得麻烦也是一种快乐。难道每天都没有意外发生、过得平淡无奇就很好吗?享受那个结果,就应该多付出一些。其实“倒贴客户”和“免费设计”不就是一种自找麻烦吗?这么说下来,我一直都很快乐。

5. 作为中国设计师,在与奢侈品牌合作过程中,您有考虑过如何传递“中国风”和“中国设计”吗?

广煜:我从来不会刻意迎合或者回避使用民族风格。这就好比演员的着装,拍古装片就穿古装,拍当代都市片就穿牛仔裤帽衫。我应该不会出现“执意背着一把剑参加当代都市片还要求导演加戏”的情况。

6. 您曾用“我是疯狗,不咬人”形容自己平时的状态很亢奋,您是如何保持这种旺盛的精力的?

广煜: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这个问题确实让我有点亢奋。(编辑:???)

广煜:从品质上看,如果从我就业到现在拉一条曲线,并且沿着曲线持续发展下去,我觉得会越来越好。

制书直播 从“倒贴”客户到与COACH跨界合作,感受广煜的“飞驰人生”

1977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A Black Cover Design合伙人和艺术指导,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他是中国第一位在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Tokyo TDC年赛中获奖的设计师,作品亦曾荣获英国设计与艺术指导协会(D&AD)年鉴奖、香港设计师协会环球设计大赛金奖等众多奖项。本次直播,他将讲述近五年来创作的与艺术行业相关的书,表达对“书”这一载体的理解,分享对纸张和印刷的实践。

70后的广煜是个典型的北京大男孩,说话耿直,精力旺盛,天蝎座固有的执拗自然也不缺。他把设计当成职业,也当成细心呵护的爱好,对没有感觉或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客户,他的选择是不做,而对于自己认为足够好的项目,他宁可往里倒贴钱,也要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在前期沟通的时候,我们就感受到了广煜的直率:录预告太麻烦了;直播连线预测?免了吧,我家里信号很好……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个性格有点古怪不太好沟通的艺术家,可采访后发现,他其实特别好玩,不拘泥于形式,却又坚持自己的原则,就像他的设计作品一样,灵活、直接,条理分明。

在广煜看来,一个人的出身决定了他设计的东西是否优雅。童年时的他喜欢在院子里玩花、动草、抖蚂蚁,或者蹲在地上用石头画画。对绘画的热爱让他选择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并在毕业后开启了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气质就是生活经历的映射,而我就是北京胡同的气质,廉价、平易、直接、狡猾、真实,我的设计也是这样。“他总结道。

2018年,广煜和Nod Young为深圳设计周的AGI CHINA展览设计的海报,用了AGI的谐音“哎鸡唉”,诙谐有趣。

他坦言自己年轻时对人生并没有什么规划,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价值,反而很少去计较什么样的投资时间要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就是竭尽全力保证每个项目朝着好的方向走,不轻易放弃:“每一个小单都会积累经验,沟通经验、印刷经验,甚至是失误的经验。”

不到30岁,他便凭借《N12 No.1》获得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国际性设计年赛——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TOKYO TDC)非会员组大奖,成为中国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设计师。

看起来廉价的纸张,封面铝箔烫金,不对齐的编排,整本书散发着“暗沉的青春色”。如此“粗糙”的冷处理,似乎就是广煜最早期的风格——简单粗暴,表达着凌乱而斑驳的情绪,又很会撩人。

之后的他一路高歌猛进,多项作品获得海内外设计大奖。从2004年开始,他先后创立米未(MeWe)设计联盟、吐毛球设计工作室、獾和出版社...2015年,与Nod Young创办A BLACK COVER DESIGN(简称“ABCD”)平面设计工作室。

每个人都有放松的愿望,但愿望本身就是一个沉重的东西。所以,真正的放松应该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事物。ABCD把日历直接做成泳池,在使用者的桌子上放一个泳池,就是一个泳池,它不传递任何其他的内容。

网络上有后辈向广煜请教怎么建立工作室,需不需要打造个人影响力,他回复了五百多字的一段话,凭自己的经历和感触,劝导后辈要珍惜每一单。小到一张名片、一个信封都要认真设计,因为影响力靠的就是这种积累:“珍惜自己每一次的机会,珍惜自己的时间。不是天才也能通过积攒小价值产生大价值。”

今晚广煜的直播课主题是“我的设计艺术项目”。他将讲述近五年来创作的与艺术行业相关的书,表达自己对“书”这一载体的理解。和艺术行业的人打交道多了,有媒体问他:“艺术圈的甲方跟其它行业的甲方有什么不一样?”广煜回答:“要么特别事儿逼,要么特别不事儿逼,走两个极端。”

话虽这么说,但和广煜有过合作的,大多都是与他气质相符的客户,当中的大咖不胜枚举,最典型的就是日本著名平面设计师仲条正义。

现年87岁的仲条正义,人称设计老顽童,他的设计打破墨守陈规,总是流露出小孩子的古灵精怪,这一点与广煜的性格不谋而合。

受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委托,广煜为仲条正义个展“饮&呕吐”设计展览画册。他将自己对仲条正义的理解,转化为情绪输出:“扑面而来,简单直接,粗鲁生猛,有股来自‘市井’的霸气。”

画册的封面交错使用金银两色的锡纸,大胆又简单地传达着时代气息,它脆弱、廉价、粗鲁,直接。仲条正义本人很爱抽烟,锡纸的使用正贴合了香烟的包装纸。

除了平面设计师和书籍设计师的身份外,广煜还是一位策展人、评委,去年他更以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参与了奢侈品牌COACH推出的“中国艺术家合作系列”。

广煜在与蔻驰的新品合作中,提供了类似顽童式的涂鸦恐龙和大嘴双C图案。它们看上去很像出自小朋友之手,也代表了一种自在随性的都市生活态度。

如今,广煜已是设计界大咖级人物,他不追求“权利”和“精英”,还保留着一点少年心气的“不懂事”。他坚持用新的思路和设计方式来对待每一个项目,这也是成立ABCD工作室的“灵魂”——为“合适”寻找任何一种可能性,也欢喜于“合适”所一次次带来的兴奋与收获。

LIVE!制书实线岁时就下决心要成为艺术家,当初是怎么树立这个理想的?

广煜:每个人擅长的沟通方式不同。用音符去表达情绪的成了音乐人,用文字去表达的成了作家。我16岁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可能是从小画画的经历加上年轻的冲动,让我有了一种错觉——“我得做艺术家,没有为什么”。回忆起来也挺美好。

广煜为艺术家郭鸿蔚设计的画册,今晚直播间将送出这本书,附有设计师的亲笔签名哦。

广煜:书籍设计太有趣了。它是一个连接阅读的载体,篇章和信息层级之间各有关系,内容量大、需要图文并茂,要把每一层逻辑捋顺。印刷、纸张、装订、开本...这一切都围绕着内容展开,设计者可以在里面埋很多条线,我很享受。

ABCD工作室的“猫书”,除了“小白”的影集外(注:小白是和广煜一起生活16年的黑猫),还有合集,收录了很多人关于猫的作品。

3. 您说曾经“倒贴客户”,可以说一下具体经过吗?作为打工人的我很感兴趣!

广煜:在设计这件事上,我的身份有时是服务提供者,有时是消费者。通常情况下客户付费购买设计服务,有时候设计方案我非常满意,可客户预算有限,我又对最佳效果有执念,那我就会考虑把设计费放到制作成本里去。“倒贴客户”和“免费设计”都是一种说法,事实上我并没有钱或时间上的损失,我只是把它们“消费”在对设计的爱好里了。

4. 回首看那个时期的经历,对比今天的状态,会不会觉得现在比当初更快乐?

广煜:到现在我也经常免费做设计。如果朋友捉襟见肘,而项目本身又很有趣、自由度很高,我就会很乐意参与。

小时候觉得遇到与客户有争论的情况很麻烦,现在我觉得麻烦也是一种快乐。难道每天都没有意外发生、过得平淡无奇就很好吗?享受那个结果,就应该多付出一些。其实“倒贴客户”和“免费设计”不就是一种自找麻烦吗?这么说下来,我一直都很快乐。

5. 作为中国设计师,在与奢侈品牌合作过程中,您有考虑过如何传递“中国风”和“中国设计”吗?

广煜:我从来不会刻意迎合或者回避使用民族风格。这就好比演员的着装,拍古装片就穿古装,拍当代都市片就穿牛仔裤帽衫。我应该不会出现“执意背着一把剑参加当代都市片还要求导演加戏”的情况。

6. 您曾用“我是疯狗,不咬人”形容自己平时的状态很亢奋,您是如何保持这种旺盛的精力的?

广煜: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这个问题确实让我有点亢奋。(编辑:???)

广煜:从品质上看,如果从我就业到现在拉一条曲线,并且沿着曲线持续发展下去,我觉得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