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乐从课改诗一样的情怀

2020-11-13 17:22 | 未知 |
我要分享

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让教育成为乐从的一张名片,探索“一个镇”的教育改革,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整合资源,积极寻求教育的破局之道,这是广东省顺德区乐从镇教育和文体局领导一直思索并尝试解答的问题。

2012年9月,乐从镇教育和文体局局长蔡遥炘站在乐从教育发展的前端,思考镇域教育管理,决心寻找教育发展的突破口——改革!他说:“今后一段时间,乐从教育要抓好两方面改革:一是引进社会力量参与学校管理改革;二是课堂教学改革。”乐从镇教育和文体局常务副局长冯荣雄强调: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是课堂。高效课堂是改革的重点,是落脚点。课堂上人人参与学习、人人主动学习,而不是停留在一讲到底的旧课堂模式上。

2016年春天,回首来时路,乐从教育人便多了许多感慨:那些课改里的“小确幸”(微小而确实的幸福,稍纵即逝的美好),教育里的大幸福,值得反复回味——

课改带着神秘的面纱来到乐从,然而,并非所有的教师都欣然接受。“我50多岁了,不懂得什么叫课改,我只是不明白,教了几十年的老办法怎么就错了,在座的一些教师还是我的学生,传统的教学方式不是一样把你们培养成了一位教师?依我看,课改就是折腾,改什么改!”“课堂改革是一条别人走过的路,有褒有贬,未知可否。为什么要重复别人的路呢?”

请大家向内心深层的情感和经验发问——可能许多教育者问的不是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而是要问自己,我们该拿出什么样的教育才对得起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要做的不是问这个时代流行什么样的教育,而是如何同这个时代一起不停地发展、反应、思考、穷尽那些自己内心生长出来的可能性,不违初衷,不改信念。

首先选派一部分学校行政、骨干教师走出去,接受课改的先进理念,观摩先进的教学模式,回来后,通过这些教师的示范,以点带面,以标杆引领课改。

为了转变观念,乐从人远赴山东、江苏、广西、浙江,现场观摩学生自主探究的新课堂;为了寻找区域推进课改的方略,乐从人再赴湖北襄阳、重庆、海南等地,学习课改经验,汲取课改动力。

于是,乐从有了《“善乐教育”规范与指南》,有了《“善乐课堂”学科教学研究案例辑》,逐渐走出了一条“镇域课改模式——学校课堂结构——学科基本课型——问题解决案例”的探索之路。

2013年,桂凤中学选派一批骨干教师前往广西蒙山文华实验学校借班上课,与那里的教师“结对子”。一位借班上课的教师说:“蒙山学生训练有素,稍加点拨,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我感到自己既失落又愉快。失落是学生取代我成了课堂的主人,自己不再大权在握;愉快是学生学得有滋有味,效果极佳。”

从此,乐从镇中小学一批又一批教师带着问题出发,怀揣收获返回……越来越多的教师接受了课改的先进理念,积极探索课堂教学模式的改革。

向内心深处的发问,传统课堂与自主课堂的鲜明对比,让质疑声和反对声渐渐消失,乐从教师的思想渐渐统一。

带着一双双陌生的眼睛看课改,心跳乱了,节奏乱了。小组分工还未明确,合作学习还凌乱兮兮,“问题导学”尽是问题……

又能怎样呢?世间多数的初遇大抵如此,不管人与人的相遇,还是人与事的相遇。且拾起慌张,且步步慢行。乐从教育人有自己特有的乐天、从容。

桂凤中学校长史建锋曾在他的一篇课改心得中写道:“我的课堂原来是一统天下,后来放开了,必定是要乱一阵子。课堂是有规则的,规则与课堂开放、课堂效果不是矛盾对立的……我坚持利用课堂对学生小组合作学习进行培训,指导学生自学、对学、群学,进行成果展示、质疑、纠错等等。自此,班级学习氛围浓厚了,学生的学习自觉性大有提升,课堂不再像原来那样死气沉沉或乱得不可收拾,真正凸显了动静相宜、活而不乱、乱而有序。”

作为乐从区域课改的标杆学校,罗沙小学“六环三学”生命课堂教学模式的构建,经历了一个从“仿”到“创”的探索与创新过程。在“问题发现—‘三学’解疑—顺学‘导’思—规律提炼—课堂检测—个体反思”的模式统领下,罗沙小学的教师们结合具体的学科,针对不同年级不同学生的特点,从一个个细小的环节入手,思考课堂生命价值体现的核心问题,撰写了若干学科案例,展示了一线教师的“问题意识”“细节意识”“研究意识”“积累意识”。该校校长马桂姬自豪地说:“罗沙小学的课改,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是几十名教师的热情参与。虽然他们有过短暂的彷徨,有过改变惯性的不适或阵痛,但是,他们最终跟上了改革的脚步,融入了改革的潮流;他们且行且思,在罗沙这片热土上生长出教学新观点、新思维、新策略、新方法。”

以“双圆四主”善乐教育体系建设为着力点,积极实施和探索课改工作,全力打造“善乐课堂”,是乐从镇域课改整体推进的一大特色。其具体策略是:首先,强化模式构建,力求完善“自主、合作、探究”的新课堂形态;其次,抓学科内涵发展,重点以学科课例研究促教师专业成长,培养一批优秀的行政及一线教师;第三,从学校模式到学科模式,从课型到典型案例,从学科内容到具体细节,研究不同学科、不同年级、不同课型中的“三学”策略,让一批学科形成课改品牌,让学科组在课改方面有所作为,引领课改走向深层。

人们欣喜地发现,乐从学校的课堂逐渐“有形”了:沙滘中学构建和完善了“五环七步导学”课堂教学模式;东平小学探索“问题发现、问题探究、问题解决、问题拓展”教学流程,实施预学单、共学单、延学单、评学单(“导学四单”)的导学设计;红棉小学的导学案注重导学的层次性设计及教材重构,重视“预习”和“课堂再学习”的联系……

只要方向是对的,乐从人就坚定地前行,因为他们知道,那是奇迹即将出现的地方。

接受课改新的学习方式的洗礼,刚开始的过程孩子们总是懵懵懂懂。弯下腰来,乐从的教师选择与孩子们一起前行。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孩子的困惑;把自己变成孩子,拉近与孩子的距离;将自己融入孩子,教会孩子如何合作。温以教导,柔以亲和,合作智慧的清泉终于在孩子们心里汩汩而出。

乐从小学的英语课,学生们像模像样地扮演着小老师,时而组织,时而示范,时而抽查,时而评价,过足了“教师瘾”。站在教室中心的小老师,讲授准确时,其他同学会一起跟读;讲授不准确时,其他同学会随时站起来纠正,让“山外有山、师外有师”成气候。此时,教师隐退,“隐”中有“导”。

旧时,课堂是教师的,侃侃而谈;此刻,课堂是孩子的,畅所欲言。一个信任的眼神,一份用心的倾听,孩子们得到的是无声的肯定,自信的芬芳渐渐弥漫开来……

罗沙小学数学教师教“混合运算”时,用情境图导入数学问题,再让学生自学教材,探究混合运算的算理和方法。“哪种做法对,想一想”,学生的思维活跃起来,课堂有了“质疑—反驳—再质疑—再反驳”的基本形态。展示交流,学生3次出示小黑板,每一次都要提出关于“混合运算”的新规则。这些运算法则,是学生经过计算后“谈”出来的,是学生在小组展示活动中归纳、补充、质疑后得到的,是小组帮扶之后,学困生理解并记忆的“活”知识。

最是那一个个矫健的身影,带着乐从的小树苗茁壮成长!阳刚大气,乐从的教师是孩子们成长路上如父亲、兄长一般的教练,教会了孩子们合作学习、快乐游戏,强身健体、忍耐坚持……

以往的体育学科教学中,教师几乎是一手包办,学生没有自己的思考。而东平小学体育教师开通绿色通道,创造更多的平台让学生展现风采。能跑的,让他们多跑;能跳的,让他们多跳;能投的,让他们多投……得到认可,获得表扬,能让许多学生重拾信心,找到归属感,最终让所有学生热爱运动、热爱体育、热爱生命。

系上红领巾,教师变成了大个头儿的“少先队员”;戴上圣诞帽,教师变成了慈祥的圣诞老人;挥舞着手臂,教师摇身一变,又成了激情澎湃的演奏家……知识包在有趣的糖纸里,更好吃!课堂像个剧院,每个人都是演员,40分钟对于孩子们来说,总觉得太短……

2014年9月,“圆形思维”在乐从诞生,这是乐从镇教育和文体局局长蔡遥炘的课改理论。为完善乐从的课改体系,绘出课堂教学改革的闭合信息流程图,他特别指出:“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半圆思维。”因为半圆思维,所以片面,所以只有输入没有输出。教学本身是一个圆形,一半“实圆”,一半“虚圆”。实圆是输入,就是教师讲解、学生被动接收;虚圆是输出,就是主动解决、自主发挥。教改要运用“圆形思维”,从片面走向全面,从半圆走向整圆,实现“输入型”和“输出型”统一。

“圆形思维”课改理论的提出以及对外正式发布,是乐从课改从量变到质变、从模式研究走向理论升华,进而思考全区域教育品牌发展的分水岭。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以蔡遥炘、冯荣雄等为核心的乐从课改科研管理队伍,在讲座、研讨、论证中不断丰富完善课改理论建设,进一步提出了“双圆四主”理念,研究成果实现了大步跨越。去年,《广东教育》发表了蔡遥炘、冯荣雄撰写的课改理论文章,“圆形思维”在更大的范围内得以推广。

去年底,冯荣雄代表乐从在第十二届全国学校品牌大会上作区域课改报告。他表示:“乐从区域影响不断扩大,‘一校一品’特色明显,师生内涵得以提升。走品牌之路,创自己特色,让每一个学生享受更好、更优、更适合的教育,为每一个孩子的自我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办老百姓满意的教育,这是乐从教育人永恒的追求。”

“善乐课堂”是学生自主管理的课堂,也是学生群体文化的构建课堂,集中表现在丰富多彩的学习小组的组建;“善乐课堂”是生态课堂,改变的不仅仅是学生的学习方式,还有情感、品行和能力;“善乐课堂”不仅仅是知识的课堂,还是生命课堂、文化课堂。

于是,乐从教育精彩不断,各界的肯定和赞誉不绝于耳。广东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赵琦认为:“乐从课改的推进具有系统性和整体性。”原佛山市教育局副局长吴赐成则用“有胆识、有勇气”评价乐从镇域课改的魄力。

“乐从的课堂教学改革走了一条自上而下、顶层设计与自下而上、微观自主实践相结合的路子;一条课改思想、政策制度、实施行动、管理评价四位一体和系统设计、整体推动的路子。这种全镇域的课改,是‘小课堂撬动教育大发展’的实践做法。”佛山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舒悦如是说。

教育里的“小确幸”是这样一些东西:今天没有讲几句话,那个波澜不起的课堂,意外变得澎湃了;那个独断专行的聪明孩子在小组里,懂得倾听和谦让了;那个爱走神儿的孩子,为了集体的荣誉变得收敛了;那个沉默不语的孩子,突然举手发言了;一个看起来有点难度的问题抛出去,孩子们居然自己解决了;千人活动中,小手拉小手,一个个温暖的团队在行进了……这些“小确幸”是课堂内外小小的幸运与快乐,是流淌在校园里稍纵即逝的美好,是孩子成长蜕变带来的惊喜,是教师坚持课改与创新收获的欣慰。当乐从教育人逐一将这些“小确幸”拾起的时候,也就找到了教育最温暖的初衷!

邂逅课改,乐从教育变得明媚起来。乐从课改,只要你愿意假以时间与爱,她定会把梦想变成一个美好的存在。因为他们有坚定的信念,有独立的思想,有诗一样的乐从情怀!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精神和要求,采...

为深化高中阶段办学体制、人才培养模式等综合改革,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型、实用型、...

从90年代末开始,晋中就着手探索中考制度改革。在近20年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一系列特色模式...

高中带动战略内涵为“统领三驾马车,齐推并进;统筹三大系统,协同发力;完善五大体系,保驾...

弹性离校是沈阳市自主创新的一项惠民利民新政。新政直面“家长接孩子难、课后辅导难”这一老...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