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诺亚财富5亿理财产品爆雷始末

2020-06-04 13:27 | 未知 |
我要分享

原标题:诺亚财富旗下再暴私募踩雷,投资者维权无门,一把辛酸泪 来源:新浪财经

关于诺亚财富的新闻,一半以上都是踩雷的消息。最近,据投资者王女士报道。其购买的诺亚财富创世安霖二号到期无法兑付,面临本金全部损失的风险;而诺亚对于该产品的兑付情况却迟迟不做问答。

诺亚的不作为,迫使王女士走上了慢慢维权路。

一.创世安霖二号

首先来看一下这款产品的究竟,创世安霖二号产品成立于2017年4月26日,产品期限三年。由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负责管理。这款产品通过定向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之权益,以间接参与有限合伙企业投资的特定并购基金份额,最终的资金投向是哈尔滨誉衡集团。

在合同书上,该产品追求的是基金财产在存续期内的稳定增值。据悉,该产品三年在发售的时候是作为类固定收益产品上架的。按照合同相关条款的描述,该产品的预期收益率申购额100万元以上,年化9.3%,以后按照每年递增0.5%递增,半年付息一次。

可是就是这样一款产品,在成立仅仅一年时间完成2次利息兑付后,就出现了利息都不能及时兑付的情况。如今到了该产品的结束期,投资者却发现连本金都无法得到兑付。

而至今已经过去一个月有余,而诺亚财富这一边却没有任何回应。

二.深挖产品背后的风险

从投资者王女士提供的资料上来看,该私募产品的结构略显复杂。

产品创世安霖二号本质上是一款并购基金,不过结构跟投资者见到的不太一样。它通过募集合格投资者的资金,成立一个叫共青的合伙企业,然后这家有限合伙作为并购基金中的中间级份额,参与到并购当中;还要一部分合格投资者作为优先级份额,该并购基金的劣后方是哈尔滨誉衡集团自己制定。

因此,该基金就有了优先级、中间级和劣后级三类投资者;但是这款基金还不是直接把钱给了誉衡集团。而是通过信托通道,成立单一信托计划最后再放款给哈尔滨誉衡集团。

这一圈绕的可真是累啊,而且王女士作为基金的中间级份额。只能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几个猫腻

从产品材料来看,对于风险揭示比较多。但是有几点确实值得怀疑:

1.比例问题

该基金有优先、中间和劣后三类,这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问题就在于,三者之间的比例是不知道的。至少在产品发行的时候,是不清楚的,直到后来产到期无法给与兑付,才知道相关比例。这是典型的信息披露瑕疵,不过也是诺亚的常用手段。

2.违规宣传

实际上,这是一款周期长、风险高的私募投资基金,诺亚财富理应做好前期的金融服务管理和风险告知工作。

但是据却投资人透露,在销售的时候理财经理把高风险产品包装成低风险的类固定收益产品进行销售,采取挂羊头卖狗肉法人手段进行销售误导,把项目投资风险全部转嫁给投资人,致使投资人的本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到期后血本无归。

这是诺亚一贯的作风,将高风险包装保本保收益的产品。

3.交易对手

再来看投资标的,从在诺亚财富微诺亚APP后台中关于此产品在2020年3月25日相关会议纪要及信息披露中,投资人才发现该产品早在成立刚成立不久就已经危机四伏。

融资方是国内上市公司誉衡药业(3.060, -0.10, -3.16%)负责人誉衡集团董事长朱吉满,借款用途是用以收购国内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4.440, -0.04, -0.89%)的股份。质押物是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两家上市公司的股票。

而2018年A股市场整体下降,誉衡药业股票价格在年初就触及云南信托“盛锦16号”产品平仓线,云南信托直接减持公司股票,导致公司股价进一步下滑,加上公司本身的重大资产重组失败,股票两次长期停牌,长期剧烈的股价下滑又联动引发大股东质押股票面临补仓和强制平仓危机,公司资金流受损。

而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的股票每股价格也从2017年的9元多下跌到了2020年的4元多,实际融资人早已债务累累。

不得不说,诺亚财富选择标的的能力真的是太弱了。

三.诺亚财富再遭质疑

作为国内最大的第三方理财机构,诺亚财富在产品成立前期本应进行过尽职调查,但后来投资人才知道融资方在诺亚最大的质押标的信邦制药股价要涨到每股10.3元以上,投资人的本金才能全部覆盖。

而当时信邦制药在二级市场的股价每股只有8元多,质押物的溢价幅度如此之大,实在令人怀疑诺亚内部是否存在和融资方内外勾结的猫腻,不禁再次对诺亚的专业能力表示质疑。

再次纵观这款产品发展走向,从产品出现收益兑付困难到产品到期之间还有很长的时间,但是诺亚并没有进行信息的及时披露,也看不到诺亚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保护投资人的权益,直到产品兑付前几天才公开披露这个产品的相关的市场表现,揭示了其风控环节的巨大漏洞。

诺亚财富积重难返

三年间,从最初的尽调失职,误导投资人包装项目转嫁风险;再到风控失职,对投资人隐瞒真相;该项目的漏洞越来越大,导致到期后本金无法兑付似乎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结局。

4月29日,歌斐资产发布公告称,根据《合伙协议》,有限合伙企业的投资退出封闭期初始为自有限合伙人缴付全部实缴出资均已到账并已用于相关项目投资之日起三年,普通合伙人可根据项目情况决定在投资退出封闭期第一年或第二年届满后30日内决定提前终止并退出对相关项目的投资;因为本基金所投资的有限合伙企业存续期限并未结束,也未清算完毕,故本基金仍然处于存续期限内。

四.投资者维权无门

横在投资人面前的,依然是没有期限的漫长等待。对比去年的诺亚承兴爆雷,时隔8月有余,投资者也依旧得不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在本次基金风波之中,诺亚能拖就拖的一贯作风再一次被发挥到了极致。目前来看,作为歌斐资产母公司诺亚财富的窟窿已经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处境让人十分担忧。

从辉山乳业到乐视、暴风集团(2.570, 0.23, 9.83%)(维权),承兴国际、天神娱乐,再到如今创世安霖2号,“踩雷大户”诺亚财富在爆雷路上越走越远。

面对投资人的维权,诺亚采取的策略是能拖就拖,不予理会。近年来,投资人前往诺亚讨债的维权事件屡见不鲜,早在2018年的6月8日诺亚财富第八届私募股权高峰论坛上,就有20余名投资人前往峰会现场讨债,已经被诺亚定性为“非法活动”。

很多人告诫王女士,诺亚背后有人,来头不小,但王女士坚定认为必须通过维权来夺回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就五年......,和许许多多在诺亚踩雷事件中痛失资产的投资人一样,王女士也将走上漫漫维权之路。

这次王女士反映的诺亚创世安霖二号产品违约失信事件,只是诺亚财富窘境和资本骗局的一个缩影。鲜亮无比的公益慈善活动背后和资本交易外壳之下,包藏着欺骗失信的内核。

在一次又一次的违约事件背后,不仅仅暴露了诺亚财富的种种积垢,也向投资者们揭示了全行业的漏洞。随着国内第三方金融行业市场波动的加剧,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条件下,很多底层资产存在大量资金池现象,投资标的可靠性、真实性都无法很好地保证,国内第三方金融机构亟待整治。

诺亚财富的现状对整个行业而言都是一种警示,诺亚财富的广告语“值得托付的专业财富管理机构”此刻看来是多么的可笑!不把投资人利益放在第一位,恐怕终将遭到市场唾弃。

长此以往,迎接诺亚的恐怕还会有不断的“踩雷”。

 

(责任编辑:zhou)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