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 >

石雪案幕后大玩家:从强奸案到中国第一金融要案

2021-04-08 10:36 | 未知 |
我要分享

香港一起涉嫌强奸案与中国第一金融要案———石雪案,皆同时指向一个多年来鲜为人知的“人物”罗贤平。在1980年代双轨制时期从倒爷起家,进而结交人脉,顺利进入由乱而治的金融业掘金,罗贤平的发家史与转型期中国各阶段的灰色地带环环相扣,而凡他所经之处皆成“废墟”。

2004年12月3日,香港多家媒体报道了一起涉嫌强奸案。一名摩根士丹利的生意伙伴,由于召妓时不满妓女索要的高价,发生纠纷,随后被该妓女告上法庭,称该男士恐吓并企图强奸她。

这则不起眼的社会新闻的男主角名叫罗贤平,41岁,江西南昌人。此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真正来历。

但就在案发10天后,这个名字再度出现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间法庭上。这里开审的是中国第一金融案———石雪案。在庭审辩护时,石雪将检方指控的多宗犯罪事实指向他。

从涉嫌强奸一名香港妓女到涉嫌与手眼通天的石雪一同作案,罗贤平究竟是何方神圣?最新的公开信息显示,他是一名商人,担任中金丰德投资控股公司的总经理。有关媒体曾报道该公司参与了摩根士丹利收购中国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活动。

此前,国际互联网上已经有多宗报道指出,此人与早前的海南中乾案和丰凯案有关。而在今年1月6日本报经济头版登出《石雪出庭》一文后,一位罗贤平多年的合作伙伴主动与记者联系,向记者透露了罗贤平的详细情况。

该人士提供的信息印证了目前在互联网上传播的消息,也证实了记者从有关方面得到的其涉及仰融案、夏鼎钧案和石雪案的事实。

此外,记者上周还陆续走访了以往与罗贤平关系密切的多位人士,得到了很多第一手资料。这些资料表明,罗贤平确实是个鲜为人知的“人物”,在过去多年间,他不仅涉嫌上述案件,还与至今不为外界所知的一批案件有关联,累计涉及金额近百亿。但每次他都能出人意料地成功脱逃。

但奇怪的是,这个在中国金融界大搅浑水的大人物,并无任何背景,用某知情人的话说——“其实是一个巧妙利用转轨期种种灰色地带的骗子,其成功在于他非凡的钻营能力”。从这一点来看,罗贤平的发家史与同样崛起于闾巷现已身陷囹圄的上海富豪周正毅不无相似之处。

据知情人透露,自2002年末从香港出逃美国,2003年8月又悄悄从美国返回香港,罗贤平此后一直住在一个月租金6万元港币的豪华公寓里,不为人知。

1963年,罗贤平在江西南昌的一个普通家庭出生。据他的一位同乡介绍,罗贤平是家中老大,他随母姓罗,父亲姓王,有两个弟弟。罗贤平是个家乡观念很浓的人,从南昌开始,他到各地做生意,身边的司机、财务,清一色的都是南昌人。

刚刚20出头的罗贤平就表现出惊人的胆识,他利用其亲属任南昌市某汽车加油站站长的便利,与同学一起做汽油生意,挖了第一桶金。当时正值1980年代中期,国家经济改革刚起步,价格双轨制——比如汽油就有议价和平价之分,两种价格呈现价格差——并没有取消,往往成为许多人牟取暴利的灰色地带,由于这种价格差,催生了一批在当时十分有名的“倒爷”。

到了上海后,罗又接着倒卖汽油,不料数年后,再度涉案,他在上海的合伙人因此入狱,罗却再次洗脱了自己,上了海南岛。

1990年代初的海南,正是各路资本的淘金圣地,至今在国内经济界仍赫赫有名的很多人物当时都混迹其间。

从记者掌握的材料来看,罗贤平那时除了在广西北海搞过房地产外,还在海口开过夜总会,在海南文昌市成立过一家名叫运来国际的燃气公司。

在此期间,罗在岛上结识一位做石油生意的朋友———海南省石油化工总公司的潘某。罗贤平从此借力崛起。

知情人透露,就是由于这位朋友的关系,罗贤平得以成立了国有大正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挂靠了当时的国有资产管理局。许多国有企业都成了该公司的客户,这家公司还一度进入行业前五名。

1993年,海南金融危机爆发,大批企业破产,给罗贤平带来了机会。记者获得的一份举报材料,反映了罗贤平这段时期活动的一个片断:

广东惠州富绅服装实业有限公司反映,罗贤平曾敲诈该公司50万元,并经常“打着国有资产管理局查处办的旗号到处‘查处’国有资产流失,有被查到者,或交钱‘消灾’,或被举报”。

通过这些活动,罗贤平积累了数百万元身家,虽然他不会说英语,但他替老婆孩子办了绿卡,在华盛顿定居,罗常常以此炫耀。

罗贤平的这些早年活动,替罗贤平开车10年的司机刘某很知情。在罗贤平后来任华夏证券公司总经理助理期间,曾以该司机的名义从公司“借”了500万元人民币,一直未还。在2004年7月华夏证券被清理整顿期间,刘某要求罗贤平把“借条”改到罗的名下,罗贤平翻脸不认账,两人关系因此破裂。随后,刘某和其妻子返回南昌老家。

知情人曾问司机刘某:你说这些,不怕罗贤平用黑社会黑你吗?谁知司机刘某反问道:黑我?罗贤平的黑社会就是我,是我冒充黑社会。

到了1998年,一直做生意的罗贤平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国有资产管理局的代表,入主海南华银,成为海南华银清产核资领导小组组长,同时还担任了华夏证券总经理助理,并同时担任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对于罗贤平如何获得这些身份,目前并不清楚,但知情人表示,罗打着别人的旗号招摇撞骗,给很多无辜的人带来很坏的影响。

1998年,罗贤平以海南华银清产核资小组组长的身份去北京,约见华银原副总经理夏鼎钧。夏鼎钧此时由于在机场迎接一位要人,迟到30多分钟。夏鼎钧的家人回忆,罗贤平因夏鼎钧久未“接驾”而勃然大怒:“凭什么让我等,夏鼎钧算什么东西。”随后他和石雪一同拂袖而去。2002年,石雪通过海南华银的人举报了夏鼎钧。据知情人了解,石雪所为,实是为讨好罗贤平。

除此之外,1997年,大连证券拿出资金成立海南中乾,其后将55%的股份让给中金丰德(在1998年末原属财政部的国有资产管理局解散之后,中金丰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罗贤平担任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再次为自己的生意披上了国有企业这个护身符)。知情人表示,罗贤平当时一分钱也没有掏。

记者从石雪律师处获得大连证券股东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罗贤平还作为华金信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成为大连证券的股东。

在海南的这段时期,罗贤平利用各种机会,为自己聚敛了大量的财富。在中金丰德就任后,罗贤平成为一个月薪2万元的国企干部。但到2000年,罗在香港汇丰银行的个人账户资产就已经超过1亿元。

最早让世人知道罗贤平这个名字的是海南中乾案。1999年,海南中乾向公安部门举报该公司总经理涉嫌侵占公司资产,罗贤平在其中起了主要作用——知情人介绍,当时罗贤平看中了其账户中的9000多万元。就在处理中乾案件期间,罗贤平结识了海口市公安局副局长丰凯。

丰凯在2002年被公安部门逮捕。刑事判决书中提到,罗贤平用公款200万元行贿海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丰凯。丰凯因此被判无期徒刑。

知情人透露,根据石雪2002年的交代,罗贤平挪用大连证券上亿元人民币,至今未还。2004年12月,在海口庭审期间,石雪表示其于2002年3月31日被监视居住之后,罗曾经让他将所有的担子担着,并会营救他,但罗食言了。

据了解,罗贤平当时已经引起公安机关的注意,并开始抓捕他,但就在石雪出事后,2004年4月6日,罗贤平逃往香港。根据公诉方宣读的石雪案侦查卷内容,石雪是在被捕几个月之后供出罗贤平。

在法庭上,石雪交代,在罗贤平的主使下,2000年6月,他与仰融签订了一份海南华银和华晨债务清偿协议,将所有债务作价3个亿,交给罗500万元中介费。

知情人还透露,罗贤平还涉嫌其他方面的犯罪,包括涉嫌勾结兖州煤矿内部人员,挪用数千万兖矿资金并造成几千万元的损失;涉嫌勾结承德水泥厂内部人员,把一个不值1亿元的水泥厂评估成7亿元,然后抵押给国家银行,使国家7亿元贷款无法收回。

从1999年开始,罗贤平的生意越做越大,开始涉足银行坏账和不良资产处置,这起源于他偶然结识了KTH基金管理公司的合伙人王都。王都表示,他帮助罗贤平参与投资粤海、广信和海国投等不良资产的收购,罗先后获利5000多万元。

据王都回忆,他与罗贤平的相识颇具戏剧性。起因是一起债权事务,事关北京到石家庄的高速公路(对外称京域公路)。王都和一些国际投行是债权人,这条高速公路的股东是一位名叫David何的香港人,找到罗帮忙,希望能少还钱。罗不会英语,国际投行这边只有王都会讲中文,所以罗与王会面。

会面之后,罗贤平发现与其帮着David何少还钱,还不如帮助王都,让David何多还钱,罗立即倒转枪头,收集David何的犯罪证据,威胁David何。罗贤平的个性由此可见一斑。但王都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罗贤平也将这招用在他的身上。

最令人震惊的是,罗贤平竟借2001年华融第一次向外资投行打包出售不良资产之机,通过摩根士丹利投标团,巧妙地在幕后买入中天航业欠华融的不良贷款,从而仅以6000万元的代价拥有了7.28亿元的债权(请参阅本期相关报道)。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罗贤平在香港汇丰银行的私人账户资料显示,自2000年11月至2002年3月,罗贤平从他及一位朋友在香港汇丰银行的个人账号,分22次,汇给Ironwood公司1.86亿元港币用以投资。据知情人表示,该公司是他帮罗贤平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的罗的私人公司。

自2001年5月至2002年7月,分9次,罗贤平从Ironwood公司汇往其在香港汇丰银行的个人账号1.58亿元港币。

2005年1月14日,记者在北京从一位罗贤平的同事处了解到罗贤平在公司员工心目中的形象———“有经营理念,为人正派”。

在获得“商业成功”的同时,罗还获得了厦门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在1999年12月的《经济管理》杂志上,罗以第二作者的身份,发表了一篇题为《发展行业协会转型经济的必由之路》的论文。当时罗正好是中国企业投资协会的副会长。

据了解,这个博士学位实际是罗贤平让其副手冒名参加考试而来的。当时,圈内人调侃他,“这个水平买个学士还像样,博士就不行了。”

据了解,在大连证券被调查之前,中金丰德公司在北京的总部与大连证券北京办事处同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丰合大厦。该大厦的10楼一整层都是罗贤平的办公室,极尽奢华。

罗贤平平时更是夜夜笙歌,据海南华银一位当年负责接待罗贤平的工作人员透露,2000年前后,罗每次到海南,都要同时包下多名高级妓女,全部由华银埋单。耗费惊人,一个星期需要十多万元。

知情人透露,罗贤平此次在香港被抓,属于“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介绍说,罗贤平除在京穗两地有两名女友之外,每到外地,必定召妓。

罗贤平还频繁出入世界各国赌场。每次都入住总统套房。有时甚至是赌场专机接送。罗贤平在香港期间,坐直升飞机去澳门赌钱就不下几十次。

今年1月14日,记者来到北京位于东方银座15层的丰德资本公司采访。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罗总在香港”。

在双轨制时期从倒爷起家,进而结交人脉,顺利进入由乱而治的金融业掘金,罗贤平的发家史与转型期中国各阶段的灰色地带环环相扣,而凡他所经之处皆成“废墟”。这样的“传奇”至今没有画上句号。(记者吴传震)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